3d投资计划三天计划两天计划官网

  • 时间:
  • 浏览:42
  • 来源:永利棋牌

雅昌带你看展览 | 新世纪北京空间开幕首展:“拔起头发飞翔” 对当代艺术可能性的想象

2018-12-11 15:45来源://

原标题:雅昌带你看展览 | 新世纪北京空间开幕首展:“拔起头发飞翔” 对当代艺术可能性的想象

扩展阅读:雅昌艺术网关于“以冒用'雅昌'名义骗取艺术品等犯罪行为”的声明

“拔起头发飞翔”——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王兵&薛冰收藏展暨北京空间揭幕展现场

(雅昌艺术网讯)2018年12月9日,“拔起头发飞翔”——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联合创始人王兵&薛冰收藏展暨北京空间揭幕展开幕。展览呈现了八位具有代表性的中国当代艺术家:段建宇、耿建翌、马秋莎、仇晓飞、陶辉、汪建伟、王兴伟、王音的经典作品。

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联合创始人、收藏家王兵

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在北京的首个空间

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运营5年来,在北京首次开设空间。副秘书长介绍到:“5年来,我们做的事情主要分为两条线,一条是资助,目前已经资助过全国近20家左右的非盈利机构;另外一条是关于艺术家的创作,展览的策展以及跟一些学者合作的研究性项目。之前两位创始人在上海的空间做过一些项目和展览。北京空间成立以后,我们会集中在这个空间多发出一些声音。”

关于空间展览的方向,基金会研究中心总监谈到:“这个空间首先在定位上不同于画廊和美术馆。不是简单的作品呈现的方式,也不是要做成大型的景观式展览,我们将自己的空间定位在:做一些小型的,但有针对性主题的研究型展览,同时配以相关的讨论会、工作坊等活动,希望通过展示加上讨论,做出更有意义的研究和梳理的工作。”

艺术家汪建伟(左),策展人鲍栋(中)

“在这个新空间里,集合了基金会过往的多条工作线索,比如我们很重视的艺术家创作,值得去大量的研究和梳理;学者的学术性研究;策展人的工作方法;藏家的藏品这几大块。希望通过一种共同工作的方式,提出对中国当代艺术有意义的研究和推动。”

艺术家王光乐(中)在展览现场

收藏家王兵、艺术家刘野、谢南星在展览现场

“目前北京空间确定的项目是3月份庄辉的个展,是我们基金会委托制作的全新作品,跟他之前的作品有不同的面貌。这件作品可以看到我们基金会的工作方法:基于一种研究型的方式来呈现。”

艺术家汪建伟(左),策展人鲍栋(中)

开幕展:“拔起头发飞翔”

此次开幕首展,呈现了两位创始人王兵&薛冰的收藏,展现的正是展览策展人鲍栋的工作方法,在展览开幕当天,他对作品进行了详细的阐述。基于策展人对当代艺术的理解,对两位创始人的藏品展开了一次学术性的研究。

雅昌带你看展览——导览人:鲍栋(策展人)

鲍栋:这是与两位收藏家有关的第一个研究性展览。展出的所有作品都来自薛冰&王兵的收藏。我们今天所说的中国当代艺术,是从近现代历史中来的,所以它遇到了一个独特的背景:我们没有自己的当代艺术参照系。比如说油画、影像,这些来源于西方的艺术类型、观念,甚至是趣味。

其实晚清以来,中国对西方的东西,最早是学习模仿,现在是把它逐渐变成自己的语言,在这一过程中,我们遭遇了各种各样的难堪、尴尬。所以我们现在还有一种文化系统上的不适感。在生活各个方面都能体会到。尤其是当代艺术领域,这种不适感会更加明显。

这一种状态,我认为可以形象地描述为“拔起头发飞翔”。鲁迅有一句话说人不可能拔起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但是今天的艺术,特别是中国的当代艺术,恰恰需要这种精神:在不可能中创造出一种可能性,哪怕只是对可能性的想象。

仇晓飞作品《奥特莱斯的维纳斯》展览现场

这个姿势必然是不太好看的,拔着自己的头发要离开地面,你可能蹦蹦跳跳,但飞不上去,你也可能会跌倒,感觉身体在不断地扭动。

这次的展览我们安排了两个线索:一是所有的作品都有人的形象,特别是中国人的形象,是和人有关系的,所以更像是中国人肖像的一个展览;另外一个线索,是重新观看中国的当代绘画和当代艺术家,如何面对我们刚才说的现代性这种不适的问题。

王音,《小说月报、坟》,布面油画,180×140cm,1993年

王音的这张作品《小说月报、坟》,是他1993年的创作。这时,他开始认可自己,打开现在的创作局面,是第一个系列作品中最关键的一张。

首先,画面中看到的是《小说月报》、《坟》、1993,这是我们很容易识别的文字。《小说月报》是民国时期的一本新文学刊物,担任过主编的有茅盾、叶圣陶等现代文学史上的代表人物。在上面发表的作者有鲁迅、胡适、沈从文、巴金等,是当时推动新文学最重要的杂志。《坟》,是鲁迅出版的第一本杂文集,也是他文章中重要的一个关键词。1993是王音完成这件作品的时间。艺术家巧妙地,把油画刚刚进入中国时的经验,和他画这幅画的时间,1993年叠合到一起。

在作品的表达手法上,80年代末,中国刚刚处在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周期,大家充满着热情学习整个国际、西方。王音也受到这个风潮的影响。我跟他聊过,他说那段时间,主要在学习巴塞利兹,所以1993年创作的这幅作品中,在对线条的强调上,会故意扭动、转动着笔触;人的衣纹跟结构故意画的松动,能看出当时德国新表现主义的影响。另一方面他的背景选用土油画色调,这是受家庭影响,他父亲是50年代央美附中毕业的老画家,小时候家里有很多颜文梁、李铁夫等老油画艺术家的作品。另外一方面他去中戏读书,学习最新的苏派,同时还接受了西方新的现、当代艺术的影响,这三种经验在他身上冲撞。终于他发现要从最初的经验开始,就画出这样的一个系列:他抛弃在当时国际非常时髦的东西,开始回到自身:无论是土油画的色彩;还是在画面的形象选择上。

画面中戴帽子的农民形象,实际上是艺术家臆想的。从他所戴的帽子看出,这并不是民国时期的农民,而是建国以后才出现的。这个形象曾经出现在土改题材的创作中,也出现在文革时期一部最重要的电影《青松岭》,里面的一个反面人物钱广,他戴这个帽子,后来赵本山也戴这个帽子,正是受钱广这个人物形象的启发。这个帽子看起来不太像社会主义农民,没有那种光辉的形象。另外,画的背景,选择的是农村生产的场景,甚至还带有一点点中国传统写意山水的感觉。

作品整合成了王音在1993年一次经验的转换,他对个人经验的转换,也包含了那个时代的变化。我们知道80年代末到90年代,是中国文化、经济、社会、学术风潮的重要转折点。80年代大家都在谈理想、主义、思想,到了90年代,大家开始谈论的是学问、方法、程序,转向了务实的研究,和更加严谨内敛的风气。所以王音风格、认识的转变,实际上是跟中国文化、学术界转变的内在逻辑是一样的:是对中国自身问题的研究,而不只是去喊口号、谈理想。

一个明显的体现是:90年代初期之后,大陆开始出现了大量民国的书,当然这些书早就有,只是80年代从来不关注,谈的全都是海德格尔、萨特、弗洛伊德等等。90年代,大家发现过去我们自己也有很多大师,中国学术界开始重新面对他们。这和王音重新面对民国油画是一样的。

耿建翌,《永放光芒》,布面油画,195×133cm,5幅拼,1992年

耿建翌的作品,也是80、90年代交叠过程中产生的一张重要的作品。我们知道当时还出现了政治波谱运动,为什么耿建翌要画这件作品?与刚才所谈到的时代转变是相关的。从理想主义到务实风格,最早提出这种转变的,有两个小组:一个是池社;一个是新刻度小组。开始偏离当时主流“大灵魂”的东西,回到一种更加克制、审慎的风格。

两个小组一南一北的表现形式不一样,但内在道理是相同的。池社在绘画上表现的是不要笔触,很薄的平涂,画没有意义的东西,比如一只手套,一个面具等,画那些只有表面而没有“深度”的东西,当然这个深度是打引号的。所以实际上是更加面对现实本身。

这张作品首先选择的就是平涂的方法,而且不预设自己的风格。作品叫《永放光芒》,太阳的意向实际上是文革时期,特别是文革宣传画中,经常用在领袖像或是英雄像上的背景。画面中的人物,是90年代5块钱人民币上的“工农商学兵”的形象,组成了中国各大阶级、各大民族的群像。作品由5幅同样背景的画面组成,人物在画中的位置不断地移动,所以当我们快速走过这张作品,用眼睛的余光去看它,会发现里面的人在移动。让人产生不是观看一幅画,而是身处一个空间里的错觉。

在这幅作品中,耿建翌在乎的并不是政治波谱的隐喻,而是把这种发光的背景看成一个视觉装置。某种程度上,他把这个图案象征的文化政治含义去掉了,转变成了他本来的视觉含义。它就是一束光,这个光芒不是让你想到太阳,或英雄,而是一个视觉,是光学的东西。所以整个绘画显得非常克制,甚至有一点幽默。他将精神性的崇高复原到一种日常性里面。这种日常性也是耿建翌后来一直坚持的创作方法。

王兴伟,《济公》,布面油画,240×200cm,2015年

王兴伟与段建宇的两幅绘画作品在此次展览中并置在一起。展厅的一面墙上,左边是王兴伟的《济公》;右边是段建宇的《艺术女神刚刚醒来no.3》。从直观上看,两幅作品有很相似的色彩,包括画面中蓝天、黄土地、人物等。另外,题材上也有很多共性:比如济公是中国古代传说中有名的隐士,以及代表中国古代文化艺术高峰的敦煌壁画“女神”。这两个人的形象都像在舞蹈,虽然济公是在扔鸡,女神在反弹琵琶。一方面绘画的内容充满了一种喜剧感;另一方面绘画的语言本身也有一种喜剧感。

王兴伟的作品是巴洛克风格的一张画。整个画面像在一个漩涡的空间中一样,狗、人、云、桥,水等组成了一个情节,是一种激动人心的安排,在平静的背景下,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在空中的烧鸡上。

这张画的安排充满了对空间感的炫耀。我们知道巴洛克重要的是空间的动荡感。它的代表创作形式不是绘画,而是雕塑,让身体产生扭动,可以360度观看。

王兴伟特别强调身体扭转的动势,是非常巴洛克的。但用笔上又有中国人拿毛笔的感觉,画的很薄,非常轻松,有些地方甚至只画了一遍。王兴伟用特别代表中国民俗传说的题材,选择的又是早期现代主义的绘画语言:西方经典的巴洛克风格,产生的是一种冲突的美感。

从早期现代性以来,中国当代艺术遇到一系列复杂的问题,王兴伟这幅作品非常能够体现这种复杂性。这张画包含着各种各样的经验:西方人能看出巴洛克,因为他们不知道济公是谁,可能要查历史,才知道是中国古代疯疯癫癫的和尚,但他不知道这个和尚在中国的含义是什么。我们知道济公是一个反体制的形象,代表着民间,他虽然是一个和尚,但反对当时的寺庙制度,甚至是一个流浪汉,去偷、去乞讨。所以艺术家选择济公本身就带着讽刺跟反叛。

段建宇,《艺术女神刚刚醒来no.3》,布面油画,181×217cm,2011年

段建宇的这幅作品与敦煌有关。我们一说到敦煌,认为肯定是中国古代文化瑰宝,但当时描绘敦煌的人,实际上都是普通的匠人,很少留下名字的,实际上是非常民间的、日常的。慢慢地,敦煌变成一个特别高大、贵族的地方。19世纪末、20世纪初,欧洲上流社会的一个标志,就是大家是不是在讨论敦煌学?

在段建宇这幅作品中,他把敦煌的形象放在一个现代农村的背景中,画中一个穿着洗的发白中山装的老头,在弹三弦。与一个敦煌“反弹琵琶”的女性放在一起,充满了冲突,但又代表着幽默感。首先是敦煌舞女的裸体,就产生了一种幽默感,在造型处理上,人物也不太完美,显得有点笨显、僵硬。这种笨拙和僵硬,恰恰是段建宇不回避的。中国有一种美学追求就是宁拙勿巧,段建宇的作品体现了对古拙趣味的欣赏。再加上他最喜欢用的鸡的形象,任何地方,只要放上几只鸡,那个地方就充满了生活气息。

乍看起来,作品的各种组合让人觉得意外,但再一想又不会意外,我们现在有一个词,叫中国土味,作品正好体现了这种美学。

这两张画,都是用油画画中国的传统形象,同时又呈现了画家对不同风格的把握。

左:陶辉,《德黑兰的黄昏》,彩色、有声、单频录像,4' 14'',2014年 右:马秋莎,《从平渊里4号到天桥北里4号》,单频录像,7’54”,2007年

另外,将马秋莎与陶辉的两件影像作品放在一起,也是因为它们的相关性。内容都是两个女人在讲述“自己的故事”。

马秋莎的作品《从平渊里4号到天桥北里4号》是一个行为表演录像。讲述她的成长,以及成长过程中和父母的关系。作品最后,写的是献给她的爸爸妈妈。

今天很多当代年轻的艺术家,都会去国外留学,马秋莎也是,她央美毕业以后去美国的阿尔弗雷德学院。回来之后她觉得一直找不到个人创作的动力,美国有很好的东西,但是她觉得跟自己是没有关系的。她意识到,自己的人生,个人跟父母的关系,才是她生活中最重要的,也是对她影响最大的东西。

马秋莎用非常简单的方式叙述了自己的生活经历。这与民国期间一个艺术传统相关,当时有一个争论:到底艺术应该为艺术,还是艺术为人生?当然艺术为人生包含着艺术为人民的含义,就是艺术一定要务实,务实不一定要产生什么作用,而是一定要从我们实际的感受,实际的存在出发。马秋莎某种程度上把这件作品跟她的人生产生关联,实际上是她无意识,本能的回到了这种经验和传统当中去。

仔细观看录像,会发现她的讲述有点口齿不清,影片最后,从她口里吐出了一个刀片,原来是她一直含着刀片在说话,成为作品的点睛之处。这是马秋莎最重要的,也是她当年的成名作。

陶辉这件录像,也是一个女性讲述她的故事,但更多是采用戏剧化的手法拍摄。是她在伊朗驻留的时候创作的,作品叫《德黑兰的黄昏》。当时她找了当地一个演员去拍摄,所以是一个伊朗人,但她说的内容是梅艳芳2003年告别演唱会讲的一段话。我们知道2003年梅艳芳因癌症去世,在她临死前三个月,做了一次告别演唱会。在演唱会上她讲了很长一段话,其中就包括这一段话,大致的内容是关于自己人生的体验与感悟,以及对粉丝的一些劝戒,比如“碰到喜欢的人就要早结婚,不要等到现在什么都没有了”等等。

作品最吸引人的是她对于空间的把握:让演员在出租车的后座上,跟前面的出租车司机对话(司机是不出镜的),录像中的背景音乐,是出租车上播放的音乐;同时又通过车窗外不断在移动变化的风景,交代了城市背景。导演把所有的东西浓缩在一个很小的空间,一个镜头完成了所有的事情。所以我认为这是陶辉最好的作品之一,有一些神来之笔的地方。

把这两件作品放在一块,就是为了探讨“艺术回到人生”这一主题,同时两位艺术家都是女性的角色,又是对自我的反观。

仇晓飞,《奥特莱斯的维纳斯》,布面油画、灯光、布

展览的二层分别呈现了仇晓飞及汪建伟的作品。

仇晓飞的作品叫《奥特莱斯的维纳斯》,探讨的又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奥特莱斯,是一个名品打折店,就在艺术家工作室的旁边。每次去工作室都会路过。画面中的维纳斯正是奥特莱斯里面的一个仿制品,造型不太准确,还撒上了金粉,而且是在夜景的环境中。他在拍照片的时候,维纳斯身上有各种各样的环境色,为了在绘画中去复现这种环境色,他引入了真实的环境色:即在作品周围放了三根不同颜色的彩色灯管,使画面中的维纳斯看起来与现场的几乎一样。

当时他开始研究绘画到底是什么?是绘画本身,还是一个物?他徘徊了很久,最后创作了这件作品,他想说的是绘画既是绘画,也作为一个东西,因为绘画本身是一个物质化的结果。这个物质化的结果和灯光、环境色彩,和他画面中所描绘的那个物象建立了双重关系。

仇晓飞后来在充分使用各种外部的因素,来影响他内部的绘画,比如预设一个画框的形状等。每次他都要找一个“他律性”,我们一直说艺术,特别是现、当代艺术,会强调自律,强调艺术家要自主等等。但是仇晓飞恰恰找到了一个他律的东西,不能自己控制的东西,比如增加一个外部的因素,或者一种偶然的因素,进入到画面中。

仇晓飞是刘小东的学生,应该算是王音、王兴伟之后的第二代画家。但他开始从一个继承者的身份,转向了一种思辨性。绘画作为一种物,它可能跟历史没什么关系,但它跟哲学肯定是有关系的。转向这种思辨性又是他日常经验所带动的。这件作品,体现出了中国现当代艺术遭遇的复杂性。

汪建伟, 《生产》,单频录像、彩色、立体声,60’,1996年

汪健伟的作品《生产》是1996年的录像,参加了1997年的卡塞尔文献展,应该是当时中国艺术家第一次参加卡塞尔这个级别的展览。录像时间很长,有60分钟,他拍摄的是四川成都周边郊县的一些茶馆、公共空间还有养老院等等,大概内容就是一帮人喝茶闲聊。作品拍的像一个纪录片,但艺术家从来没有出镜,也没有作为一个采访者去采访,没有一个主旨。他非常散漫的去记录,这不像一个传统的纪录片,更像一个真实的电影,没有情节,甚至没有主角。

1996年的时候,汪建伟就开始拒绝给出一种标准的艺术格式和规范。这种东西恰恰是当时中国大部分艺术家渴望拥有的,当时艺术家之间经常说的是你不够国际,或不是当代艺术。现在刚好反过来了,我们说这就是当代艺术时,几乎等同于一句骂人的话。但当时对于当代艺术的渴望是充满整个中国的,汪建伟那个时候,已经拒绝这种统一化的标准。

汪建伟, 《生产》,单频录像、彩色、立体声,60’,1996年

当年卡塞尔文献展的策展人,发现中国还有这样一位艺术家,是很惊喜的。同年参加卡塞尔的还有颜磊,他们都没有打所谓的政治牌、中国牌。反而是把经验变得复杂,甚至变得混乱,这就是汪建伟当时的价值。

作品《生产》有双重含义,在一些农村地区,想到的是下地生产,是劳动的那个生产。但是展览的英文叫poduction,显得特别左派和马克思主义。所以这些自动混合的经验,既是中国内部的混合,也是中西之间的混合,再加上艺术个体的判断。

新世纪当代艺术基金会外景

总结:在鲍栋看来,整个展览表达的是中国当代艺术内部的复杂性。“虽然我们现在并不认同所谓国际统一标准,但实际上也没有拿出一个好的标准出来,这就是很难堪、很尴尬的地方。但这种尴尬反而是真实的,如果我们天天想的是有一种好的当代艺术标准,反而就会变得没有意思了。中国现在已经变成了全球都在争论的话题,是我们必须拿出自己标准出来的时候了。所以我们一定要保持这种“拔起头发飞翔”的想象力,当然最好还能加上实践的能力和勇气。”

猜你喜欢

大乐透近100走势图表平台

超磁分离一体化水处理设备_污水零排放技术_分散式污水处理设备生产厂家_必源环保工程来源网络发布时间:2019-03-3101:51:02超磁分离一体化水处理设备_污水零排放技术

2019-09-30

大乐透走势图30期官网

原标题:又见清溪河水清(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长江奔流到川,在泸州市纳溪区将清溪河纳入怀中。大渡口镇民强村村头,一边是长江,一边是蜿蜒23公里的清溪河。对民强人来说

2019-09-30

体育彩票大乐透新规则官网

红网衡阳县站11月29日讯(分站记者黄帆)眼下正是烟叶备耕的紧张季节,在衡阳县库宗桥镇梅花村村民刘茂生新流转的土地里,记者看到,翻耕好的田地一丘丘倍显精神,忙碌在田间的村民们打

2019-09-24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南方官网

   记者今天(9日)从省发改委了解到,我省首个采取“一地两用”模式、探索光伏与农业综合开发项目于近日并网发电,预计年发电量可达6830万度。该项

2019-09-24

福彩3D走势图一大星官网

 这是他们顶风踏雪在葡萄基地现场与北京专家们分析解决冰葡萄的生长环境问题。集安市委、市政府结合本地气候适宜发展冰葡萄的特点,大胆尝试,并采取“走出去学习,请进来传授”

2019-09-24